设置

关灯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    在林晩要离开进组之前,我们还是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吵架的原因很离谱,我们每次争吵都无非是各自站在了那个‘我是为了你好’的观点上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去剧组,理由很简单。我不想影响他工作,也不想作为一个附属品,虽然不用特意的躲藏,但我也不想任何我们两个之间的亲密被曝光,成为影响他职业的因素。

    林晩却觉得我们不应该分开太久,我陪他去并不会影响他的工作,也不会造成什么所谓的八卦。

    虽然我妈总说“文闻你能不能有点上进心,你要更努力一点。”,可是我对生活的愿望并没有那么琐碎。

    说起来虽然没有入职五险一金的高规模工作,但我自己也经营着自己的小小账号,隐秘又被我喜爱着。

    林晩昨天跟我生完气就早早睡觉了。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哄他,虽然我们默契的仿佛共用了一个脑子,但是却没有办法在这种事情上轻松的妥协。

    凌晨的时候感觉到脖子湿湿的,被林晩给闹醒了。

    他的求和方式为什么总是和色情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我们第一次吵架的时候也是性爱帮助解决了问题,可能在林晩心里,床尾怎么着也要在床上和好。

    林晩在亲吻我的脖子,我的苏醒也被他一下子察觉到了,我还没说出话,林晩就吻上来了。

    人生气的时候接吻总是带着一股气,然而不管我怎么生气,我都会对林晩产生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他的唇贴上来的时候,我便不由自主的接纳了他的舌头。

    如果有光,便会看到我们接吻时两舌交接的唾液,和他带着狠劲儿咬我嘴唇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晩的手轻而易举的抓到我的胸上,虽然我喜欢他温柔的时候,但是偶尔这种带着怒气的做爱平添了几分刺激。

    乳头被他捏的重了,一下子就硬了起来。挺立起来的乳头让林晩揉捏的更起劲了,他的指间来回拨弄着,像把对我的不满都发泄给了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想伸手揽他的脖子,可是林晩却拒绝了。我们双唇分离的时候还能看到透明的液体牵扯。

    “宝宝,我真的想把你干死在床上,然后把你随身带着。”林晩说着话,起身跪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干死在床上,一句话把我的欲望全部点燃。

    想接吻,抬头想亲林晩的时候却又一次被他躲开。

    林晩低头舔弄着我的脖子,这种行为让我的呻吟声都更大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也从我的乳头上移开,他怎么能移开呢,我还想让他继续蹂躏她。

    我的手在林晩身上摸索着,向我迫切渴望的那个地方靠近。

    他发现我的小心思,他突然抬头冲着我笑,然后抓着我的手,带领着它,让我的手包裹了林晩的肉棒。

    我早就感受到小林晩硬挺起来了,林晩的手带着我上下撸动着,可是我想要的不是这样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我需要,被林晩硬挺的插入,贯穿。

    “哥哥”,声音莫名夹杂了一丝颤抖,“哥哥不是说要把我干死在床上,怎么还不插进来  ”

    我听见林晩轻笑,可是他却没有改变撸动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现在体验一下,我每天晚上想你却干不到你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体验了”,带着生气,“我想要”

    林晩松开手,“你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他坐了下来,坐在了我被分开的两腿之间,我知道他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我爬起来的时候甚至感觉到我小穴里的水滴了出来,果然被这个人诱惑的湿透了。

    扶着林晩的肉棒,我甚至能感觉到龟头在我阴唇上的摩擦。

    我没有立刻坐下来,我一只手环绕着林晩的脖子,一只手扶着他的肉棒轻轻的在小穴边上磨蹭着。

    林晩的手本来是在床上放着,他看我一直不坐下去,伸手把我屁股往上抬了起来,在我还差异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怕我撑不住,林晩又把我推倒在床上,然后开始拿手玩弄起了我的小穴。

    “你在逗谁呢宝宝,恩?”  两根了,插进来了两根手指了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抽插着,另一只手拨弄着我的阴蒂。

    阴蒂是我高潮最快的地方,林晩的手还没拨弄一会,我就有了想高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林晩,林晩我快高潮了。”被他折腾的我的声音里有了哭腔,又带着祈求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,好好说”。林晩又插入了一根手指,叁根手指的挤压感和阴蒂的快感让我仿佛在云端。

    我还来不及说,高潮让我整个人都要蜷缩起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