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第17节

    朕也不想听到又有哪个势力被一锅端了!

    朕更不想再听到那些忠心耿耿的心腹臣子,被人在耳边一个一个念出名字,从此以后查无此人!

    ——太子,你、够、了!!!

    ……就你有嘴叭叭个没完?!

    半个多月来的憋屈,在皇帝心中不断积累,几乎要如火山一般喷发出来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的愤怒欲狂,恨不得将太子大卸八块,到后来“心平气和”地躺平,再到如今无能狂怒,皇帝只能在心中疯狂祖安十级……

    这其中经历了一番怎样崎岖坎坷的心路历程,无人得知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再这样下去,迟早哪天他就被太子气得一命呜呼了!

    ——难道这就是太子的目的所在?

    皇帝心中顿生警惕。

    这时,他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萧致一席太医署的官袍,提着药箱从殿外走进来,待宫人内侍都已被摒退,他便试探性地看向原不为。

    恰好便看见这位太子殿下说话告一段落,喝了一口水,又拈起了案几上一块白玉般甜甜软软的糕点。

    啊呜一口!

    这段时日以来,宫中的御厨已经熟悉了太子殿下的口味,盛上来的糕点香甜适度,再美味不过。当然,要是让齐煜来评价,他多半要说:“我选择死亡。”

    原不为舌尖舔过唇上沾上的碎屑,整个人向椅背上一摊,满足地眯了眯眼睛,这才看向萧致,微微点头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是在示意此处并非隔墙有耳,有什么话可以放心大胆地说。

    于是萧致便也说了:“当初殿下索要「半日醉」,便是算好了这一天?”

    原不为又捻起一块糕点,目光几乎粘在上面,只漫不经心地点点头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看起来,对他而言,皇帝的死活还不如一块糕点更让他上心。

    所谓「半日醉」,便是如今皇帝身上所中的毒。

    这是萧致独门研究出的毒药,那天他主动找到原不为坦白,原不为便向他索要了一味特殊的毒药。而「半日醉」,正好完美符合原不为提出的要求。

    毒性激烈,见效极快,往往只在大半日之内,但凡情绪受激便容易发作,发作后的症状便是四肢不受控制陷入昏沉。

    当初萧致虽知幕后有人在暗算太子,也知道太子索要毒药多半是为了报复,却并未想到皇帝身上。但如今皇帝身上所中的「半日醉」,已经说明了真相。

    猜到这一点,他不由对太子殿下的胆量与气魄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

    前脚才在他这里拿到了毒药,后脚就给皇帝安排上了……

    似乎什么君臣父子,三纲五常,世俗的道义规矩所束缚在人身上的一切枷锁,都不曾对这位太子殿下造成丝毫影响!

    萧致有些好奇地问:“宫中规矩森严,陛下身边尤其如此。恕微臣失礼,敢问殿下又是如何将这半日醉无声无息下到陛下身上的呢?”

    他实在不解,太子既然有此等手段,应该早就在皇宫中安插了隐秘的人手,那又怎么会毫无防备地被皇帝下毒暗算?

    原不为再次解决一块糕点,抬头一笑:“这有何难?”

    “父皇不是曾单独召我入宫吗?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萧致便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说的正是丞相府举办婚宴的那一天!

    如此说来,那一日这位太子殿下便亲自携带半日醉入宫。下午神不知鬼不觉地给皇帝下了毒,晚上便跑去丞相府抓人,待到第二天早朝之上,就气得皇帝当场发作,昏迷不醒……从中毒到毒发,的确不过是大半日而已。

    如此精确的时间控制,莫非这一切并非巧合,而是太子殿下早有预谋?

    皇帝昏迷,太子顺理成章监国,正可趁此时机一举铲除皇帝的心腹党羽……

    想明白后,萧致险些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且不说堂堂一国储君为何如此精通下毒,单说太子殿下这看似简单粗暴却收效极佳的布局,就令他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等到剧本走完,皇帝必然是没有活路的,而他这个亲自参与其中,不仅给出了毒药,还知晓了太子殿下大部分谋划的人,下场又会如何?

    一向惜命的萧致心中难免忐忑。

    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,原不为站起身来,淡淡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放心,孤可没有对自己人下手灭口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扫过床榻上的皇帝,语气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你便是说出去又如何?”

    萧致苦笑着叹了一口气,俯身行了一礼:“殿下恕罪,微臣这人向来胆小、惜命,生死之前实难保持镇定,一时乱了心神,这才会在殿下面前如此失态。”

    他答得坦然,并未刻意掩饰心思。

    只因这些时日相处以来,萧致已然看出这位太子殿下是个不拘俗礼的人物。根本不会在乎他这点小心思,反倒不喜手下的人虚言伪饰。

    原不为果然并未追究,只略一点头,示意让他先完成今日的“诊治”,而他自己,则是施施然离开了皇帝寝宫。

    走之前,还顺便顺走了半碟糕点。

    ……姿态很是熟练。

    带着被顺走的半碟子白玉糕,原不为大步踏出了寝殿大门,殿外阳光正好。

    他扬起脸,让自己的整张脸都沐浴在暖融融的金色光辉中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迎面走过来的小胖几恰好看到这一抹真实不虚的笑容,不由呆了呆。

    “皇兄!你下朝了?”

    他唤了一声,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原不为面前,圆滚滚的身躯仿佛携带着一阵小旋风,看着便精神十足。

    原不为略一颔首:“你来看望父皇?”

    齐煜连忙摇头:“不,我是来找皇兄的。皇兄现在有空闲吗?”

    原不为有些惊讶,带着这小胖几一并向外走。还顺手拿起一块糕点投喂了一波,动作十分自然。

    齐煜还没反应过来,嘴里就多了一块糕点。他懵逼地眨了眨眼睛,面对皇兄这难得的好意,吐也不是,咽也不是。

    犹豫了足足好几息,他才眼睛一闭,以一脸赴死的表情嚼了几下,囫囵一吞。

    ……当场去世。

    ……不愧是太子皇兄,谋杀不用毒,可怕orz。

    旁边还偏偏传来原不为的声音:“如何?这是经过我指点后,御膳房做出的新糕点。这些人倒也有几分天赋。”

    他尾音微微上扬,似乎有一丝骄傲。

    齐煜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,强行捧场:“皇兄你还会做糕点?真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原不为摇摇头,理所当然地说道,“但我知道怎样的糕点才美味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带美食家,只需要寥寥数语点拨一番,那些御厨自然便心领神会了。果然很快就淘汰了原先那不合格的糕点,做出了美味度超级加倍的新点心。

    齐煜:……emmm皇兄你怕不是对美味这个词有什么误解?!

    眼看自家皇兄兴致勃勃,似乎还想要再投喂一波,齐煜求生欲瞬间爆炸。

    小胖几闭起眼睛,仿佛回味了片刻,这才一本正经地叹道:“果然还是皇兄有眼光,以前御膳房的水平确实不行。经过皇兄这一番点拨,真是脱胎换骨啊!”

    ……吃下去简直能让人当场升天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我方才在母后宫中吃过了……”说着,他遗憾地摇摇头,还念念不舍地望了那剩下的糕点一眼。

    这小胖几拙劣的演技当然瞒不过原不为。他只是轻轻哼笑了一声,便如齐煜所愿,将剩下几块糕点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机智地又一次躲过了死亡,齐煜不由暗中为自己的聪明睿智点赞,这才说起了来找原不为的原因。

    小胖几有些苦恼地微微皱起眉毛,悄悄靠近原不为,低声道:“皇兄,我总觉得母后这些天有点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中毒昏迷,宫中后妃不管内心如何想,表面上个个都是一脸哀容,但周皇后的表现却明显有不少异样。

    她的悲痛是真,担忧也是真,但在这份担忧悲痛之下,却分明还有几许掩饰不住的恐惧、不安,与惊疑。

    而素来对于情绪感知极为敏锐的齐煜自然是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自幼在后宫中长大,和皇帝相处的时间不多,但皇后这位生母对他却是极好,齐煜自然也想要为她分忧。

    潜意识中的直觉让齐煜找到了原不为。或许在他看来,这位无所不能的太子兄长,定然能解决一切的困难吧?

    听他细细数出了周皇后的种种不对劲之处,原不为勾了勾唇:“你放心,母后无事,她只是太过担心父皇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对太子的态度,身为枕边人的皇后或许早就察觉出来了,只是她从未想过这对父子已然到了生死相争的地步。如今骤然发觉这个真相,必然十分难安。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是原不为对皇帝下的毒,但如今皇帝昏迷,想必皇后也在担心,太子会不会趁机对其出手吧?

    齐煜对此懵然无知,只是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原不为垂下眼眸,轻笑一声:“你只需告诉她一声,萧太医已经对父皇身上的毒有了头绪,少则三五日,多则十天半月,父皇便会苏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第18章 暴君18

    等齐煜转头将这话转告给周皇后,原本在自己宫中呆呆出神的周皇后一下子提起了精神,激动地抓住了齐煜的手:

    “他真是这么说的?煜儿你没骗我?”

    齐煜一只小胖手都被抓疼了,一边奋力挣扎,一边疯狂点头:“当然是真的,皇兄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直到被周皇后松开,他还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但周皇后却顾不得他了。

    得知消息,她已然招呼宫女装扮一番,直奔皇帝寝宫而去。

    齐煜不懂太子的话是什么意思,周皇后却明白了。既然皇帝马上就要醒来,那岂不是代表着太子并无加害之意?

    她一下子放宽了心,再也不必在这对父子之间犹豫挣扎了。那张愁容满面的脸上顿时便绽放出美丽的笑靥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帝寝宫中,原不为与萧致的一番对话并未掩饰,清清楚楚传入了皇帝耳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