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分卷阅读2

    尾,但纪父纪母包括原主都挺满意,加上原主年纪轻轻又一表人才,还没有婚约在身,当时的户部侍郎便以庶女赵相宜许之,也算的上是“榜下捉婿”的佳话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几年大魏朝已经内忧外患,贪官污吏横行,各地起义军不断出现,王朝气数将尽,原身在岳父的帮衬下被外放到靖州珙县做县令,却发现官员们可能是知道自己好日子快到头了,只顾着中饱私囊,原身因为不愿同流合污被官场排斥,被人架空之后,发现无处施展抱负,干脆辞去了官位,带着怀有身孕的妻子回乡归隐,奈何时运不济,回乡路上原身与妻子遇到了因为战乱奔波的流民潮,大乱之下,原身一介书生,即便带有几个家仆,也无力保护财产。仆人四散离开之后,原身的妻子赵氏也被人冲撞,难产而亡。

    可以说,原身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,先经历了登科娶妻的欢喜,又见识了末代王朝官场的黑暗,最后落得个家财散尽、一身白衣、青年丧妻的下场。若不是还有儿子支撑着,原身恐怕会丧失求生意志。

    至于纪父,上了年纪之后,又因为儿子争气,成为了纪家村的里正,前段时间带着村民进山打猎的时候遇上了猛兽,指挥村民慌乱抵抗的时候摔下了土坡,断了一条腿,伤筋动骨一百天,如今只能躺在床上修养。

    “爹,你身体怎么样?”纪得安坐在床边扶起原本躺着的纪父,拿枕头和床边备用的靠枕帮纪父坐起来靠着。

    “能怎么样,还是老样子,得安啊,你怎么不好好在屋子里休息?风寒初愈,可不敢再吹风啊”纪父皱着眉头教训不知轻重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爹,我没事,已经大好了,之前是儿子不注意才会在冷热交替的时候忘记添衣,得了风寒,今天是天气暖和,也没有风,儿子才出来透透气的。”知道纪父是关心自己,纪得安也不因为纪父的严肃生气,反而好脾气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知道轻重就好,这次病的这么严重,你可要好好长长记性。”知道儿子把自己的话听了进去,纪父舒展眉头。

    纪得安苦笑,能不长记性吗?原身可是因为这场风寒丢了小命,这里又不是现代,没那么先进的医疗条件,有了原主的教训在前,纪得安自然要小心。

    “爹,不说这个了,我进来是想问问你,今年的赋税怎么办?”纪父断了腿之后,纪家村是由原主当了代理里正,原主记忆里,马上就要交新朝建立后的第一次赋税了,但是今年夏天干旱,夏末才下了几场雨,雨量却并不大,对庄稼没什么大作用,倒是原身因为下雨得了风寒。

    “唉,你爹我也发愁着呢,大庆朝建朝四年,前三年皇上开恩,免了我们的赋税,但是今年已经是第四年了,之前就有县衙的官吏通知我,今年要交粮,可是今年年成不好,地里的庄稼如果不是我带着村民挖井取水灌溉,早就旱死了,即便是现在没旱死,产量也不会高,再交了税粮,自己吃的都不够了。”纪父也发愁,纪家虽然有地,但是纪得安有功名在身,新朝建立也没说要作废前朝文人的功名,纪家自然不用发愁交税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纪家村的其他村民需要交税啊,纪家村之前来了不少因为战乱来逃难的村民,那可是穷的叮当响,现在还过得饥一顿饱一顿呢,只能靠开荒种地维持生活,上哪找粮食交税?现在已经九月了,村里七月份收割的小麦已经吃了不少了,就剩下地里那点水稻,要等十月收割,到时候是能交上粮食,但是交了粮食村民今年的口粮就不够了呀!

    “爹,交给我吧,现在我才是里正,你好好修养,我一定能想到办法的。”纪得安安慰纪父,决定自己来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唉,估计不行,明天你帮我把咱村里德高望重的几个老爷子请来,我跟他们商议商议,实在不行,交完税啃树皮也能活下去。”不是纪父不相信自己的儿子,实在是知子莫若父,他这个儿子,从小就被自己和妻子宠着,懂事就送到了学堂,此后一心只读圣贤书,要不是带着孙子回来之后死气沉沉,自己看不下去把他赶去种地,只怕是连庄稼杂草都分不清,到现在都干不好农活,还能指望他来想办法?

    知道纪父信不过自己,纪得安也没多说,他又不是原主,怎么说他也与农业农村打了十几年交道,应该能在山里找到葛根或者山药之类的东西作为口粮,实在不行,他就去县城转转,挣点银子买粮食交税。

    第2章 县衙来人

    纪得安清早起来,吃过早饭,看着今天天色不错,进屋把原主的藏书从书房搬出来在院子里晾晒,纪弦思也装成小大人一样的跟在身后抱着几卷书“帮忙”。

    说是书,其实更应该说是竹简,前朝就有人发明了用竹子造纸,但是因为原材料较少,加上造纸术被当做家传秘籍,能用的上竹纸练字的都是达官贵族,原身除了殿试的时候用过几张竹纸考卷、进京时用几两银子买到的一本竹纸制书,平日里用都不曾用过。

    普通读书人用的都是粗纸,可以练字,但纸质粗糙不说,还容易晕染,不能制书。竹纸又过于昂贵,因此,竹简或者木片制成的书就成了最受普通学子欢迎的东西。

    把所有的竹简都搭在纪母特意扯好的麻绳上晾好之后,纪得安拉着小家伙坐在院里,找了一卷启蒙用的书一字一句的教导小家伙。

    虽然纪得安自己没啥古文素养,但是,原身给他留下了充实的记忆,教导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