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我是小村官,被一群老娘们天天蹂躏(06)

    作者:曹三是狗

    字数:4789

    ***    ***    ***

    第六章

    「姜姨,你不要太难过了,毕竟这件事情知道的人非常少,你私底下找到马

    化腾,和他好好聊聊,没事还有个挽回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你,小羽,告诉了我这么重要的情报!你的情分姜姨先记下了!我现

    在就去找那个臭小子,好好的聊一聊!」说完,姜珊穿好了衣服和裤子,别离开

    了。

    我松了一口气。感觉越来越乱套了,我本来这次来的目的,是为了能够借助

    姜珊的力量,来绊倒高老头的。结果稀里糊涂,不但成为了贪污腐败的帮凶,还

    卷入到了这么难办的家庭丑闻之中。

    但从这个事件也可以侧面发现,姜珊非常地看重自己的家人,这也代表了她

    怎么可能帮助我和高麟男,把她的丈夫拽出来作证呢?看来这一条的线索是断了。

    我拿了钱,桌子上还有三份文件没有签。这三份文件就是筹码,我整理好的

    文件,放到了一边,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由于我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,所以我就想先去卫生所换药,顺便再看一看我

    奉献了啊初夜的,那个怀了孕的可爱小护士马玉馨。

    到了卫生所的前边,我意外的发现,这里的门竟然被在里面反锁上了,而窗

    户也被拉上了窗帘。这件事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样啊!难道说,马玉馨真的在和马

    化腾在里边砲火连天?

    不过很快,我就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。因为我找到了卫生所的后门,发现一

    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,正鬼鬼祟祟地趴在窗户的下边,往里面看。从她的背影上

    不难确认……

    「马玉馨?你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嘛呢?」我从他的后面拍了拍一下。

    马玉馨被吓了一大跳,连忙示意我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「到底怎么了?你在看什么?」我表示很好奇。

    而马玉馨并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小声的问我:「咱们两个昨天晚上的事情,

    马化腾那小子竟然猜到了!好像还告诉给我婆婆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,姜姨刚刚告诉我了。」

    「完蛋了,这下都完蛋!」马玉馨懊恼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把她搂在了怀里,轻声的安慰说:「放心吧,有我在肯定没事的!而且我

    保证,最新完蛋的肯定是马化腾!」

    「真的吗?你想我发誓!一定要弄死那个小王八蛋!」

    「那你必须告诉我,昨天晚上你们两个究竟有没有……」

    「没有的没有的,他在怎么样也是我侄子啊!所以他给我舔完之后,我看到

    你已经安全撤退了,就一脚把他踹飞了!然后我收拾好裤子就跑掉了。不然的话,

    马化腾也不会怀恨在心,来揭发咱们两个!」

    「我觉得马化腾恨的应该不是这个。」我意味深长地伸出手,申到了马玉馨

    的内裤里,抓了抓她的阴唇。

    马玉馨立刻明白了,也捂着嘴不停地笑,说:「那个大傻冒,吃着你留在我

    逼里的精液,还以为是我的花液!那真是舔的一个干净!一滴不剩的全是吃下去

    了!我拦都拦不住呀!」

    现在想一想,我真是有点为马化腾感到悲哀……

    「那你现在在干嘛?这么鬼鬼祟祟的?」

    马玉馨冲我「嘘」了一声,然后伸出手指了指窗户的一个缝隙,小声的说:

    「往里边看,有惊喜!」

    我凑到了窗户旁边,看上了里边。果然是惊喜不断!

    我只看到了一个男人,躺在的病床上。下面裤子已经脱掉,在他的胯下跪着

    一个女孩,一边用手揉他的蛋蛋,给用用嘴去吹他的鸡巴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不管这个女孩怎么努力,那个男人的鸡巴就像是没电怎样,软塌塌

    的,一点崛起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这个男人,我刚刚才见过。没错,就是威震四海的姜珊的丈夫,我的顶头

    上司,村支书刘军!

    而在给他努力吹箫的女孩,我不巧也认识。就是那个害的我差点送了命,还

    差点成了我的女票的,现在却活脱脱的是我「干女儿」的,周轩竹!

    「我的天呀……在这个村子,还真是什么都有可能!」我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怀里的马玉馨也应该一双可爱的眼睛,看着里边的精彩好戏,笑着说:

    「可不是吗!其实之前我真的不知道,我这位这么牛逼的老公公,还真的是个

    『公公』啊!哈哈!真是可怜我老婆婆了!」

    「他应该不是一直都这样的,不然的话你丈夫是从哪里来的?」我问道。

    马玉馨其实一脸都不在乎,说:「我管他从哪里来的呢!很有可能是我老婆

    婆,和哪个不知名的汉子,生的野种呗!」

    这个时候,卫生所内周轩竹用着双手去揉刘军的鸡巴,刘军有点不满的叫道,

    「我这病都已经20多年了,本来一直都好好的,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和我们家隔

    壁老梁头的闺女打了第一炮!我现在印象还深着呢!

    谁知道,自从和姜珊结婚,生完儿子后,就他妈的不举了!这么多年来,我

    是我多少药,看过多少大夫,都不好使!妈了个逼的!「

    周轩竹说道:「刘大伯,轩竹从业也都一年多了,也碰到过几个不举的,但

    像你这么严重的,我的确是第一次看到!恐怕我也无能为力了。」

    刘军说:「我听说遇到一些有味道的女人,可以治疗不举。我之前试过很多

    次,都不行。前些天遇到韩关一,她说你现在是她的发廊里的头牌,就连我儿子

    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。所以推荐让我来教你试一试。我又不赶在她的发廊里玩,

    不然让姜珊知道了,我非死在不可!

    没事,小女娃你还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吧!大伯我挺得住!「

    我小声地感叹道:「这个老混球,那周轩竹都快赶上他孙女了,他也下得去

    鸡巴!简直比高老头还混蛋!」

    马玉馨说:「你以为呢?他们一家人都是王八蛋!刚刚他带着周轩竹来到我

    的诊所,说周轩竹要给他治病,还让我出去为他把风!你也知道,那周轩竹是高

    麟男那个骚寡妇的野种,昨天还勾引完我的丈夫。今天我的老公公把她领到了我

    的诊所!我还在为他们两个把风!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们更无耻的人吗?」

    「我只能告诉你,在无耻的境界中,山外有山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!」

    房间内,周轩竹果然是一个超级早熟少女,从她的面相和身材上来看,这哪

    里像是一个只有14岁的女生?简直发育的比我怀里的马玉馨还要彻底!

    只见周轩竹换了一套行头,一身黑色的皮衣,拿出了手铐和狗用的项圈,给

    刘军带上了。接着,拿出皮鞭开始不停地抽打刘军!

    刘军显得十分的兴奋,学者狗一样的姿态,趴在了地上,伸出舌头,不停的

    去舔周轩竹的脚趾。

    「我操……」窗户外的我看的瞠目结舌。而我怀里的马玉馨也显得非常的兴

    奋,用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胳膊,另一只手则悄悄的伸到了她自己的内裤里。

    「有我在这里,还用得着你亲自动手吗?」我说完,便伸出手到了她的内裤

    里,开始揉她的逼逼,并把她的手拿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你轻一点!万一我忍不住叫出声音,就坏事了!」马玉馨显得十分的陶醉,

    一边小声的娇喘,一边睁着眼睛不想错过房间内的好戏。

    「我这个干女儿,本事还真不小啊!」我不禁感叹道。

    马玉馨问道:「什么干女儿?」

    房间内,刘军四肢朝地,周轩竹这直接骑在了他的后背上。要知道刘军差不

    多是骨瘦如柴,而周轩竹却是一个早熟的大胖妞!就连窗户外面的我,看的都有

    点心疼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刘军是非常陶醉的。周轩竹像起码一样的,用鞭子抽打着刘军的

    屁股。刘军则驮着周轩竹,如同狗一般的,满屋子开始爬起来!

    「这么珍贵的画面,不拍下来怎么行呢?」我拿出了手机,认真地拍摄着。

    同时心想着,这下子有着刘军的把柄,看他以后还敢跟我嚣张!

    马玉馨则担心的说:「你可小心点呀!这个刘军可不好惹,特别是姜珊,要

    是知道了你这么干,非搞死你不可!」

    搞死我?谁死谁活还不一定!

    「硬了!我真的硬了!」

    突然听得刘军一声怒吼,他疯狂的在地上打滚。而周轩竹也立刻扑过去,用

    手抓住了他的鸡巴,一口含了下去!

    九间这么一对男女,年龄上差了四十多岁,在脏兮兮的地上抱着打滚,玩着

    69的姿势,互相的疯狂舔着。

    「真的假的?」我表示有点怀疑,「这难道就能吧一个老男人几十年的阳痿,

    给治好了?」

    很快,伴随着刘军的一声低吼,我清楚的看到,周轩竹大半张脸上面,都已

    经被白色的液体所布满。

    「轩竹啊!你也太神了!我爱死你了!你干脆嫁给我做老婆吧!」兴奋过头

    的刘军抱着周轩竹说道。

    「做你老婆?那姜珊不得把我活吃了?」周轩竹到还是挺冷静,拿出卫生纸

    擦掉脸上的精液。

    马玉馨显然也有点被雷到了,说:「看来这个小胖丫还真是有两把刷子,怪

    不得我家那口子都被他拐跑了!不愧是老狐狸生下的小狐狸!」

    我的心情也有点激动,虽然我没有不举,但我的确有点早泄呀!不知道周轩

    竹能不能帮她「干爹」治一下?

    而那边,周轩竹已经开始管刘军要钱了。刘军还真是大方,一出手就可以了

    周轩竹30,000大洋。还许诺,以后每爽一次,就给她¥5000块。

    「¥5000……据我所知,不管是韩姨的发廊,还是我老婆婆的足疗店,

    这价格都是空前绝后的!」马玉馨呆呆地说道。

    「我觉得她可以挂一个招牌,叫做『小胖丫要帮你治阳痿』!感觉这个价格

    都算低的了!有点能耐!我先走了,以后再联系。」

    又经历了一天的好戏,回到家后,天色已经暗了。高老头在房间内正看电视,

    高麟男在厨房做饭。我还在心想着,周轩竹好歹也是他们的家人,难道就真的一

    天不在家睡吗?

    还是说,我一会儿告诉我的「老婆」高麟男,就说咱们的闺女竟然可以有帮

    人治阳痿的本事!

    「我的号姑爷,今天一天都忙什么去了?」高老头阴阳怪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「我好歹是村官,当然是去村委会开会报道了。」

    「听说最近乡政府落实的一批政策,其中包括我的养殖场,你肯定听说了吧?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

    「和你老丈人具体说说,会给我多少钱的福利?」

    我真是日了狗了……这要我怎么说?难道告诉我高老头,乡政府批给了你5

    0,000大洋,你高不高兴?

    「高大爷,你想得到多少呢?」我反问道。

    高老头哼了一声,说:「也以为我不知道!我在乡政府里也认识一些人,他

    们告诉我,这一次给我的,至少有500,000!所以你小子可别坑自己家里

    人!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姑爷,你要是敢坑我,我肯定把你的腿打折你信不信?」

    我的脾气也上来了,本来我还心存一点怜悯,高老头竟然这么说,我真是觉

    得给他五万块都多!

    高麟男看到我和她爹爹有点要吵架的意思,连忙过来进行劝架。当然,想让

    我和高老头能够达成一致,的确需要高麟男的帮忙!

    「好姑爷,你年轻身子骨硬,你在下面!老汉我在上面站着,能省点劲!」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高老头,真能偷懒!没办法,我只好躺在到炕上,把全裸的高麟

    男抱在了身上,用鸡巴插到了她的逼里。高老头则站在旁边,揪住高麟男的头发,

    把鸡巴插到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我今天已经折腾够呛,回到家里还得陪着他们父女玩,而且我肯定比高老头

    先射,又被这个糟老头子嘲讽一番,我是真想现在过去就卡死这个老王八蛋!

    折腾完之后,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之前从姜珊那里拿来的装钱的信封,好

    在没有被高老头发现。我将他偷偷地藏到了床子的最下边。

    后来,高麟男做完了家务,也回到了我的房间。看得出来,她显得非常的疲

    惫。

    「你会躺下吧,我给你按摩按摩,辛苦你了。」

    我吧高麟男福到了床上,为她进行了全身按摩。

    「真舒服……你要是能天天给我按摸就好了。」高麟男楚楚动人的说道。

    「也不是不可以啊!不管怎么说,我现在也是你的老公啊!」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高麟男也微微一笑,她又警觉的觉得看了看高老头房间的方向,然后小声的

    说:「你今天去找姜珊,事情谈得怎么样了?」

    我无奈地耸了耸肩,说:「不太妙啊!姜姨太在意自己的家人了,你说得对,

    即便是刘军真的和你妈妈乱搞过,姜珊也绝对不会声张。就像她的亲孙子和她的

    二儿媳妇乱搞,她必须把事情遮掩过去一样。」

    「你说什么?」

    我便把马化腾和马玉馨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「他们家里原来也完这个呀?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家搞这个了呢!」高麟男倒

    显得很欣慰。

    「我也在纳闷,难道说现在都习惯玩乱伦了?那你说如果我把周轩竹给操了,

    算不算乱伦?」

    高麟男脸色一变,「你在胡说些什么呀!」

    「我当然没有胡说了!你女儿就是一个卖肉的鸡,只要给钱就能操,我为什

    么不能草?而且她还会一些特殊的技能,我更要试一试了!」

    【未完待续】